sample page

2016 武大风景挂历

武大风景挂历开始接受订购。数量有限,售完则止。 挂历的公开发行价为5美元/份 以各地校友会集体订购包邮,通过邮寄方式送出,(邮费: Flat fee $6.) 感谢校友郭水尧提供的摄影作品。他的《风景如画——郭水尧风光摄影展》开幕式将于11月22日上午10:00在万林艺术博物馆举行,欢迎广大师生、校友前往观展。 摄影展展出时间:11月22日-12月4日 郭水尧校友简介:武汉大学水利水电学院1982级校友、校董,国家一级建筑师,上海尧舜企业集团董事长,九三学社上海市委经济委员会委员,上海市工商联企业家摄影沙龙理事。摄影作品多次在国际国内摄影大赛中获大奖。 如果你热爱艺术,想跟校友分享,欢迎投稿2017年武大挂历。 --武汉大学海外校友科学基金会

Share

READ MORE 

cover_Page_01

母校风光如画

忆往昔,携手同游,共踏樱花路,情人坡下,时闻黄鹂鸣柳。 流光转,同窗在侧,把手言欢,好一段青葱岁月; 看今朝,韶光流逝,虽胜当年,犹怀年少时。 由武汉大学海外校友科学基金会和武汉大学北加州校友会共同精心制作的武汉大学2015年风景挂历隆重推出,公开向武汉大学北美各地校友会及校友发售。此次挂历从多方征集到的100多幅武汉大学经典风景照精心挑选了一系列不同季节地点的武大风景。让大家在欣赏挂历之余重温一下大学校园中青春飞扬,同窗共读的青春年华。 挂历的公开发行价为5美元/份 (以各地校友会集体订购有折扣),通过邮寄方式送出,(邮费: Flat fee $6.) 付款放式为:  

Share

READ MORE 

No Image

第二届珞珈国际论坛

由武汉大学海外校友组织的第二届“珞珈国际论坛”将于2014年10月11日(周六)在美国马里兰大学举行。本届活动将由来自生物、医学和交叉学科等校友共同组织。论坛向武大和兄弟院校校友开放,随时欢迎大家以各种方式参与。 论坛目的是为“凝聚武大人的力量、促进校友交流合作、提供就业发展机会”而创建的交流合作平台。本届论坛以生物医学为主题,并讨论职业发展和创业等专题。 本届会议主席由美国国家儿童医学中心癌症与免疫研究中心主任刘阳教授担任。论坛特别邀请近十位杰出校友做“生物医学”论坛前沿专题报告,包括美国贝勒医学院教授、浙江大学生命科学研究院院长冯新华博士;美国布朗大学物理系凌新生教授;美国国家儿童医学中心癌症与免疫研究中心主任、博斯沃思癌症生物学讲席教授刘阳博士;马里兰大学生命科学院Zhongchi Liu教授;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生物医学工程研究所毛海泉教授;乔治城大学生物统计系主任谭铭教授;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万逢义教授和弗吉尼亚大学生物系Martin Wu教授等。“职业发展”论坛将分成学术研究、创新创业等专题进行讨论。已经邀请到知宇律师事务所创办人胡知宇博士;康奈尔大学医学院黄新云教授;BioAstrum公司创办人俞翔博士;浙江大学转化医学研究院副院长、上海斯丹赛生物技术公司创办人肖磊教授;北京科技大学生物医学与生物工程研究院院长、南京理工大学环境与生物工程学院院长张学记院士;美国Spatial Front公司创办人张迅先生;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NIH/NCI) AIDS与恶性肿瘤分部肿瘤病毒实验室主任郑志明研究员等专家。其中,冯新华教授、凌新生教授和张学记院士都是国家“千人计划”入选者。特邀专家将为您讲解该学科国际热点问题、发展动态、国内外进展、职业发展和创业信息。 目前,论坛已经获得武汉大学海外校友科学基金会,武汉大学校友总会、武汉大学医学部和马里兰大学Fischell生物医学工程系等单位大力支持。马里兰大学帕克分校陆道逵校长在去年首届论坛结束就发信祝贺,认为“论坛在马里兰大学举办是一种荣誉,不仅建立马大和武大的联系,也为来自各地学者提供交流合作平台”。武汉大学校长助理和校友总会副会长彭宇文将专程到华盛顿参加组委会筹备工作会议,并赠送本届论坛的纪念品。武汉大学医学部不仅继续为论坛提供资助,还将派出五人的专家代表团参加论坛并进行现场招聘。 (武汉大学海外校友科学基金会供稿) 会议时间: 2014年10月11日 星期六 8:30-21:30 会议地点: 马里兰大学 Fischell生物医学工程系 (University of Maryland College Park) 主办单位: 武汉大学海外校友科学基金会 (www.wuhanuniversity.org) 协办单位: 武汉大学医学部 武汉大学校友总会 马里兰大学帕克分校 Fischell生物医学工程系 武汉大学医学部大华府地区校友会 武汉大学美东校友会 武汉大学北加州校友会 武汉大学休斯顿校友会 武汉大学波士顿校友会 武汉大学医学部大华府地区校友会 论坛主页:www.wuhanuniversity.org;www.wuda-alumni.org/luojia/ 论坛注册:http://goo.gl/gdlX0P 大会主席:刘阳 共同主席:郭亨长 论坛顾问:胡知宇、黄新云、张学记、郑志明 组委会(按拼音排名):陈小春、陈媛媛、陈章鸿、刁浚宸、郭亨长、郭佳、胡红霞、李传明、李刚,刘阳、秦璇、石晓红、王常玉、王志勇、席正雄、尤婧、郑佳萌、郑雷、 论坛联系人:郭亨长 hcguo2012 @ gmail . com 会议注册: 尤婧 jingimy2014 @ gmail . com 论坛赞助:…

Share

READ MORE 

《天涯海角,梦萦珞珈》封面

订购《天涯海角 梦萦珞珈》

承载著海外武大学人对母校无限深情的《天涯海角 梦萦珞珈》,终於成书。这本书由海外校友基金会发起,由北加州校友为核心力量,聚集了美、欧、亚、大洋洲校友的众多精彩故事。 一卷在手,能够掂得出沉甸甸的份量,书中的每字每句都饱含了校友贺寿祈福的厚重心意,每篇文章都荡响着游子湧泉报哺的感恩心声。 在向我们母校──武汉大学献上这份恭贺120周年华诞的厚礼时,感谢每一位积极投稿的同学,感谢每一位无私奉献的志愿者,感谢每一位热心协助的校友。让我们感受了你的同窗厚谊,让我们分享了你的青春回忆,让我们见证了你的心路历程。因为有了你,这份祝寿献礼才更显珍贵,因为有了你,这本世纪感言才更加完美。 如有指正,请电邮:BOOK@WUHANUNIVERSITY.ORG 若需为亲朋好友订书:本书以捐赠方式发行,捐款以15美元起,免收邮费。请注明A)捐款人姓名,B)收件人姓名; C)收件人地址。

Share

READ MORE 

No Image

戰時武大

美国加州.  孟昭瑋           母校國立武漢大學百餘年歷史,最具時代性特色是“戰時的武大”。           八年抗日艱苦戰爭,最難得的是血汗打仗之餘、弦歌不輟。造就一代人才為日後國家社會棟梁。這不得不感佩行政院副院長兼財政部長孔祥熙與教育部長陳立夫兩位先生。軍費開支困難如此,撥出寳貴教育用費。淪陷區大學遷往後方,另設立國立中學二三十所,一律公費教育。武大遷 校最順利,全部圖書館、實驗室設備、以及最特殊是工學院有完整的實習工廠。完整的搬到後方安全區。所選遷往的 校址是在四川西部嘉定府楽山縣。           戰時生活艱難困苦、教授也走山坡下面自己挑水供使用 …… 余下编辑中   作者简介: 孟昭瑋学长,92岁,抗战时期就读武大(乐山)机械系,1944年(民国33年)毕业。抗战胜利台湾光复后,供职于台湾铁路局松山机车厂(铁路机车装修部门,兼管设计)。夫人謝文津学长, 同期就读武大(乐山)外文系,中途因病休学两年,1947年毕业。

Share

READ MORE 

No Image

我和大右派林希翎

美国加州. 叶国荣 (经济学系53级)   六十年前,我是一名从越南归国的华侨青年。想当年,我怀着对社会主义的向往,回到祖国,于1953年,考入武汉大学经济系,渡过了四年愉快而充实的大学生活。没有想到,1957年我毕业那年,毛泽东发动‘大鸣大放’, 实则‘引蛇出洞’,我被打成极右派。更没有想到的是,多年以后,我和当时中外闻名的学生第一号的大右派林希翎,有过一段难以忘怀的情缘。   林希翎,1935出生于浙江温岭。原名程海果,曾在一场关于文艺问题的辩论中从林默函、李希凡和蓝翎三人的名字中各取一 字 ,这就是林希翎这个名字的来历。1949年她考入温岭中学高中部。同年参加解放军第二十五军,曾任师文工队员。1953年转业到中国人民大学,在法律系学习。林1956年在中国青年报发表《灵魂深处长着脓疮》,《一个青年公民的控诉书》,等等,还写过批评苏联《共产党人》杂志里的论文,得到当时共青团总书记胡耀邦的赏识,誉之为最勇敢最有才华的女青年。1957年开始“大鸣大放”时,她在中国人民大学和北京大学连续发表了几次大胆率直的演说,从而一鸣惊人。 新华社记者整理了她的演说作为内参上报,刘少奇就批示要公安部注意 这个极右分子。老毛对她的处理除戴上资产阶级右派分子帽子外,还指示不于分配工作,留校充当反面教员。(身无分文的学生一下子变成了资产阶级,荒唐可笑!)后来,公安部长罗瑞卿说这个人留在学校里是改造不好的,还是交给我吧,1958年7月21日深夜对林进行秘密绑架,抓了起来,以反革命罪判了她15年徒刑。   林坐牢快15年了,一次毛偶然问起她,皇恩浩荡,说放了吧。刑期没满就被送回浙江劳动,结婚生子。   1976年毛死了,国家已临崩溃边缘,政策松动了,胡耀邦力主平反所有冤假错案,我申请出国探亲获准,1979年到了法国。   林也得到胡耀邦的关照,离了婚,到了香港。有一点最奇特是全部右派学生都平反了,只有她没有被平反。为什么?因为邓大人当年反右时是毛最得力的打手,他说反右没有错,错只是扩大了一点,要留下几个为证。于是林希翎就成为了全国右派学生中唯一没有获得平反的罪人。1979年在胡耀邦的关照下,她的一家获准定居香港,西方世界当时为之一震,海外侨胞也认为这是邓小平领导的党中央的一种崭新的政治风度。仿佛是一件稀世古董的“出口”,在西方掀起了一股“林希翎热”。法国、美国都争着向她伸手,台湾也向她发出邀请。但她看中法国,带着两个孩子到了那里。法國政府安排她到巴黎第七大學社會科學院當研究員,研究中國大陸問題。还任法国“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顾问。 我没有她那样名气大,就只好到巴黎北面里昂一家建筑公司里跟一般阿拉伯劳工那样卖劳力:切钢条,弯钢筋,锯木板,装车、卸车,凭自己的气力换面包(只有短期在里昂大学与武大的合作的项目中做建立中文字库的工作)。但我一旦知道她到了巴黎,同声相应,同气相求,就找到她家里。   虽然我们过去从未谋面,但都曾同样得过极右分子的桂冠,有许多观点是相同的:如把胡风当作反革命集团问题,对独裁专政问题,对言论自由集会自由问题等等,我们相谈甚欢。她接待我也是热情的。她所住的公寓里有个游泳池,我 就曾在里面游泳。我还带她到法国的地中海旁边看望我弟弟。   她到法国科学院任职,倍受尊重,春风得意,应该是很愉快的。但实际不是那样,在法国生活有两点优势:一是资料丰富,想找什么资料都有,二是写作自由,没有什么审查和禁忌,但这都必须先过语言关,否则只能在华人圈子里打转。四十多岁的人才出国,等于花木的连根拔起,移植它乡,能否存活,都成问题,更不用说开花结果。想过语言关,谈何容易!记得1960年武大人事处把我调回经济系,系里分配我跟吴纪先老师搞世界经济,因看资料需要,我也曾到许海岚老师那里听课,现在我在美国住了20多年,依然过不了语言关。除了语言关,还要耐心忍性,博览群书,刻苦钻研,但她是个不甘寂寞的人,喜欢东奔西跑。所以,虽然在法国科学院呆了几年,(三年合约)却拿不出什么成果,双方只有BYE  BYE了。昔日众人争取,炙手可热,如今门庭冷落,寂寞孤单,她只能靠微薄的失业救济金度日。   1988年我离开法国前曾介绍她到我的甥女郑如川在巴黎开的餐馆里打工。从此一别多年,毫无消息 …… 余下编辑中  

Share

READ MORE 

No Image

咏武汉大学诗词十首

黄天锡 (物理系. 55级) 1、《宴西园》武汉大学一百二十年志庆 武汉巍峨黉府,近世域中翘楚。历百二春秋,铸名优。 文理工医信息,学部翠苍欲滴。四海育英才,创将来。 2、《宴西园》武大情 百二周年校庆,四海神州高兴。历届众师生,乐腾腾。 总秉自强弘毅,求是拓新奋力。今日缅先贤,勇承前。 3、《宴西园》从北三区6栋住处俯视武大校景有感 五十八番冬夏,亦有忙中度假。壮丽北三区,享安居。 当下年华金贵,整理诗词回味。出版总需时,乐滋滋。 4、《宴西园》百二周年校庆 武大芳辰欢度,黉舍昂首阔步。百二幸春秋,展鸿猷。 校友师生团聚,金菊盎然雅趣。学苑吐奇葩,献中华。 5、七律 黄鹤楼上眺珞珈山 蛇山横卧宛无双,黄鹤楼升亮武昌。 紫气东来禾菽秀,薰风北掠果林煌。 大江澎湃湖盈水,翠岭蜿蜒岳理妆。 名校百年能见证,中华崛起耀阳光。 6、《生查子》武昌螃蟹岬远望 长江出洞庭,东去经螃岬。岳穆武昌城,经受龟蛇压。 此厢朝正东,接近珈山辖。大学辐荣光,文理工商洽。 7、《生查子》武昌三佛阁大朝街口自强学堂初创 方言格致商,三佛朝街口。百二继荣光,学府旋星斗。 堂堂我大华,正向辉煌走。科教固根基,航母钢舷艏。 8、《生查子》东厂口武汉大学风光凭吊 武昌气象雄,碧绿沙湖水。东厂口容宽,设计千方轨。 学宫转珞珈,此地居功璀。来者念前贤,培育桃梅蕊。 9、《生查子》乐山武大学子艰苦卓绝精神 移师驻乐山,建校群情奋。艰苦亦昂扬,霜重金戈刃。 八年凯歌还,不复柔娇嫩。壮士勇何其,办学风雷趁。 10、《生查子》硅谷神速返汉 金山硅谷晴,辞别南湾急。夜晚好灯光,转眼机场讫。 香江武汉宽,瞬刻飞行毕。抵达珞珈山,学府高楼密。

Share

READ MORE 

No Image

懷念老學長黃彰任

舊金山灣區的武大校友們心懷萬般不捨,送別了武汉大学海外校友科学基金会的创办人,主要赞助人,老學長黃彰任先生。 黃老先生1938年畢業於武漢大學土木工程系,是我們老師的老師那一代的老前輩。 黃老先生的五彩人生建樹甚多,是母校培養的有國際影響力的畢業生之一。 大學畢業後進入中國工程界,黃老先生在機場施工、公路橋樑等領域均表現優異,有著述和發明佐證績效。後轉入國際實業界,曾任泰國森美實業公司總經理和泰國森美石油公司董事長,締造過東南亞各公司銷售額第8位的傲人業績,並列名「世界名人錄」。80年代返回美國,又成功經營了海洋石油公司,成為美國石油業達人。 黃老先生除殫精竭慮、致力推動實業建設外,生性慷慨、樂於助人,1986年創辦「黃彰任基金會」,在世界範圍內先後樂捐1000多萬美元,資助中國、美國、瑞士等國的醫療教育事業,成為享譽全球的華人慈善家。 黃老先生又是著名書法家,首創「黃草體」,出版過多種書法字帖,提倡易識易寫快速美觀的大眾化草書,對中國漢字書寫進行大膽的改革探索,深獲海峽兩岸讚許。 黃老先生謙恭親和、平易近人,他雖然名聲響、輩份高,對我們這些小字輩却從不擺架子,熱情關心校友的學業和工作,盡力支持武大海外校友基金會的營運,提攜後進的風範傳為美談。 老學長黃彰任先生走了,望著他漸漸遠去的背影,舊金山灣區武大校友難掩悲切失落,我們將永遠懷念黃老先生的精神楷模,牢記他的殷切囑託,把武大海外校友基金會的工作搞得更好,讓武大精神在海外開花結果。

Share

READ MORE 

No Image

自新大陆:留学手记

美国密苏里州.老九 (生命科学院) 我叫李四,屈指一算,我到这个叫美国的鬼地方一晃也十年了。十年,能干些什么 呢?古人可以做一觉“扬州梦”,现代人效率高,可以搞一次惊天动地的文化大革命。可没 出息的我象大多数留学生那样,六年萤窗雪案,括垢磨光,拿了个博士,又做了几年博士 后,车换了五辆,孩子一个没生,但白发倒添了不少。和大多数人不一样的是,博士后 最后两年,我的研究有了重大进展。满怀信心地把论文寄给大名鼎鼎的“中流”杂志,谁知 天有不测风云,审稿的两位先生,仿佛梁效姚文元再世,大笔一挥,把我的论文给臭批一 通,不留余地地给退了回来。我垂头丧气地拿着退稿信,和愤怒的老板研究了半天,终于 得出外行不能评论内行的结论。不过,想想多少个日日夜夜的辛苦,得不到相应的承认, 心里还是非常憋气。将来在大学找个教职为国争光的前景,也象太阳掉到山后的天,一下 暗淡下来。 那天同实验室的研究生王五,假惺惺地跑过来安慰我,没过两分钟,就听见他在走廊 里开怀大笑,我和他共事两年,印象里他还不曾这么开心过。做雷锋叔叔看来也不难,不 就用自己的牺牲,给他人带去幸福而已吗?! 晚上老婆很不象话,居然饭也不做,而只顾着发牢骚:“瞧你,就会吹牛!算我当初 瞎了眼。”想当初,老婆愿意下嫁给我,是奔我许国璋第三册的英语水平来的。谁知风水 轮流转,到美国没几年,聪明的老婆已有了上当的感觉,即使我经常象李燕哲教授上德育 课一样循循善诱地给她讲要向前看讲女人的名字叫弱者讲中华民族夫贵妻荣相夫教子的优 良传统讲再忍忍女人过了三十就好了就会象大海的落潮慢慢平息下来而男人就会象一轮旭 日从东方冉冉升起也没用。我深知,不管我怎么指天划地,老婆对我,就象她对香港“一 国两制”的态度一样,归根到底,还是一个信心问题。幸亏她也被自己的学业逼得昏头转 向,我们的婚姻也就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地维持到现在,偶而被她骂骂,倒 也还能忍受。 可是今天,在我人生旅途中遭遇如此重大挫折时,在我最需要爱的温暖党的关怀亲人 的按摩领导的信任之时,却被老婆如此雪上加霜地一番数落。是可忍,孰不可忍,我猛吸 了一口气,平生第一次朝她瞪大了眼学狗吼叫了两声。叫了还不到十秒,她的眼眶一下红 了,“啪”地摔下筷子,调头朝卧室奔去,很快便传来了我熟悉的风雨声。 好汉不吃眼前亏,或者更时髦地说,爱你没商量,最后还是我跪倒在她面前,一边小 心翼翼地把她的脸象挖掘珍贵文物似地从被里掏出,擦干,一边缺德地想,你别说,老婆 哭哭啼啼这个样子还真让人万般怜爱呢。突然,我面前的眼里放出一种逼人的光来,还没 等我辨清是红灯还是绿灯,老婆已一把把我推开,恶狠狠地说:“讨厌,离我远点!这几 天我倒霉,以后你自个弄吃的!”虽然知道我老婆对我的爱情之强烈,常要通过骂声才能 抒发,但我仍象被亲爱的党一个闷棍打成右派似的,心情别提多沮丧了。 攮外必先安内,吃了两天方便面后,我又一次对党表忠心,诚恳地总结了事故的内因 和外因,表示自己第一次被“中流”拒绝,没有经验,下一次就不会这样了。我讲得自己都 不好意思起来:打结婚后,为了让老婆坚持不懈地做饭洗碗,自己越来越奴颜卑膝,如果 我的几位对我寄予厚望的中学老师知道我会是这个样子,一定会痛心疾首的。想当年,做 班长的我,不仅在本班,而且在全校同学中都是一个呼风唤雨的人物。做梦也没有想到今 天,唉,一物降一物,男人真命苦!不过老婆毕竟比当年天安门广场上的学生娃子们要大 好几岁,懂得以大局为重,最后还是顺着我给她搭的梯子,爬了下来,宣布罢工结束。 第四天晚上,我拿起一瓶年前出车祸后喝剩下的小半瓶二锅头,一口气灌进肚里。望 着空了的瓶子,突然觉得自己的人生,不就象这喝剩的酒瓶,好的抽光了,剩下的只有无 尽的空虚吗?!想着想着,头有些昏了起来,瞅瞅老婆的脸,在一种灰暗的很有浪漫情调 的灯光下,开始扭曲起来,跳起了恰恰舞,最后定格成一幅马蒂斯的画。可能二锅头利 尿,隔天我一大早便被憋醒,睁眼一看,老婆已经走了。从卫生间回来,我大舒了一口 气。可一躺回去,又全身发懒起来。随他去吧,我百无聊赖地躺着,木然地望着天花板, 半睡半醒,也不知过了多久。冥冥中,遥遥地,好象原来国内单位企图卡我出国而没得逞 的党委书记老张同志腾云驾雾地来了。 天花板上张书记半幸灾乐祸半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小李呀,原来美国盖的房子也都 一个样,找你比找个合格的党员还难。党和人民千辛万苦教育出来好好的一个人才,不为 祖国四化作贡献,反而凑热闹万里迢迢背井离乡跑到这北美的一个小旮旯里一个不起眼的 床上躺着发什么楞睡什么午觉呢?!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这为国争光呢,多让家乡父老放 心不下啊!” 我揉揉眼,老张不见了。回头想想也是,他的话居然还有三分道理。搞政工的就是不…

Share

READ MORE 

No Image

第一个签证

美国加州. 吴澜 (外语学院) 在武大读书的时候,我们口语外教Bob问我们,“What is your dream?” 我脱口而出,”To travel around the world!” “So you are a dreamer.” Bob 说。 那时英语的水平只局限于字面,以为英文里的梦幻者和中文里爱做白日梦的人是同一个意思,回到寝室爬到我的上铺,好好掉了几颗大眼泪。 在出国的14年里,我的护照已经换了三本,每一本上都是各国的签证,每一个签证后都是我走遍千山万水的梦想。其中我的第一个签证 —- 赴美留学签证是最有历史转折意义的签证, 没有它,也就没有我后来的许多许多的故事。 1998年7月22日, 北京 父亲通《易经》的朋友说七月二十二日是我的黄道吉日。 我在破斧沉舟只为出国读书的境地之中,在我拿着CU大学这样一所名不见经传的商学院80%学费豁免书和父母紧急拼凑出来的五张银行存款单去北京申请F-1签证时,借助一点天地之灵气,这一点我想大家是可以理解的。 父亲特地倍我从武汉到首都办理签证。也许当时只有我的父母,哥哥和我自己怀抱一线希望,或许只有我的家人不忍心我孤军奋战,或许连我自己都不敢期待太多。 七月二十二日早上八点我和父亲站在北京市秀水北街3号美国大使馆前时,我们前面已有167个和我一样想奋力一搏年轻人。 有人说前两天被拒的人特多,包括拿全奖的一概都拒了。有人说名校不管用,没有奖学金签证官认为你没有经济能力。有人说签证官里的台湾和韩国女人最毒辣,见一个杀一个,完全是心理变态。 有人说未婚的漂亮女孩最没戏,签证官觉得她们一出国就找机会把自己嫁了,奈在美国不回来…秀水街3号的围墙外事实混合谣言,迅速在北京的七月天里传播。 我随着队伍忐忑不安地挪入美国大使馆围墙之内。父亲想再叮嘱几句,又忍住了.难得他此刻保持沉默. 墙内仍是漫长的等待。直到十点半才看到五个掌握我们命运的"判官,"他们高坐在坚固的钢化玻璃窗口之后,生硬地询问,冷漠地翻阅申请资料,不动声色盖章,招手下一个人.空气仿佛冰冷得可以立刻凝固,连谁的一声轻咳都显得异常刺耳。我们这些静默等待的七八十号糕羊,无论手中握着怎样的高分,怎样的名校,曾怎样"西北望,射天狼"的豪气干云,此刻暗自怀疑手头的一点幸运是否能左右"判官"无常的大笔。 我暗自庆幸我被分白人男子签证官之前,站在一号窗口十人小组的第三位.第一个上去的是个身材高挑,穿绿色长裙的女孩子,她先生一年前已赴美读机械工程,她想申请陪读签证."没问题的,陪读签证是最好申请了。"我想.签证官问了她几个问题,她吱吱呜呜的不知说什么才好。签证官拿起她的护照,扣上红章,“Be prepared and come back next time. Next!"(请下回准备充足再来.下一个。) 这么简单。 第二位显然还在为前任的意想不到的厄运而震惊,他抱的一厚叠资料和一本沉重的专业字典险些从手臂滑落,他双手勉强把文件字典抱到窗口前放下,喘了口气,扶正眼镜。 "所以你准保读数学博士.你一共申请了几所学校?" "肯, 肯德基州立."准博士回答。 签证官重复,"几所学校?" "几所学, 学校?五, 五六所学校." 签证官问: “你发表过文章吗?” 准博士颤抖地抽出三页纸, 从玻璃窗口下的窄缝里塞进去. “这是…这是…” 签证官接过文件,…

Share

READ MORE 

No Image

永远的校园

林贝卡 今夜真静,窗外星光点点,在异国他乡的家中,我突然想念起我就读过的大学。那独特的校园,朦笼的珞珈山,缥渺的东湖,淡淡的樱花,飘香的桂花,傲雪的 梅花,幽幽的小径,茂密的梧桐,绿绿的足球场,红红的枫叶,月光下的篝火……这一切似一幅幅永不褪色的油画,定格在我的记忆深处。 每当樱花盛开的春天,我们的樱园可为是人山人海,赏花的游人络绎不绝,那淡淡粉红的樱花是如此的美丽动人。可惜,樱花的花季不长,大慨10天左右。每 当一场雨来,花瓣落满一地,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我翻开相册,看着一张张在樱花树下的留影,思念着我的大学同学了。岁岁年年花相似,年年岁岁人不同。 武汉的夏天炎热无比,我喜欢在夕阳下,踏着碎石铺成的小径,走在阴凉的梧桐树下,坐在星光下的足球场,让微风吹拂。而我最喜欢去的,还是那烟波浩淼的东湖,去东湖戏水游泳,在湖边漫步,看海鸥飞翔。 一到秋天,校园里桂花绽放,宿舍飘着淡淡的桂花香。珞珈上满山的枫叶也红了,霜叶红于二月花。记得第一个中秋节,我们全般的同学来到珞珈山上,那晚的 月亮真美,月光透过梳松的树叶,洒在我们的脸上。赏月吟诗,弹琴唱歌,吃着月饼,我们是多么的快乐,浪漫。少年不知愁滋味。 武汉难得下大雪,那一年的雪真大,晶滢透明的雪把校园装点银装素裹,分外尧饶。雪中的梅花是如此的高洁,散发出清香。顽皮的男生,轿滴的女生都跑出了宿舍,开始扔雪球,红围巾飘在雪中是如此的艳丽,嘻笑,喧闹,惊呼,人雪融为一团,年轻真好。 冬去春来,大学的日子转眼便从我的眼前溜走了。我常去看书的地方是图书馆,那绿色的瓦,别具一格的圆型屋顶,白色的建筑,把图书馆衬托的如此典雅。我 总是选靠窗的座位,那古色古香的桌椅,留下了我苦读的余温,也萌生了我的留学梦。每当我读书累了的时候,我总爱看窗外随风飘动的树叶,给我一丝绿意,一份 宁静,一点梦幻。 如今,我已经在美国生活些许年了,大学的时光也离我久远了。然而,我第一次离家求学的最初校园,却印记在我的心中,一如当初的典雅美丽,永不褪色。 林贝卡 2010年 春 写于美国

Share

READ MORE 

No Image

美女如云

美国加州. 小倩 (外语学院) 传说外语学院是出美女的地方,  这个说法是有它理论依据的。因为外院的女生人口众多, 取一个美女发生率的平均值,外院美女的决对 数量一定是全校第一。 其实物理系,化学系的何尝没有美女呢?说不定百分比比外院还高,但是一支独秀成不了气候, 看美女跟看樱花一样,要连成一片才有点震撼感,这叫美女如云。 每年武大校运动会的护旗对的重任校领导们就交给外院了,武大人的烂漫可见是从上而下的。 武大百年校庆的时候刚好我们外院93级作了护旗队。那一年我们穿着白毛衣和黑裤子在樱花大道上彩排,引来了无数围观的同学。正好93年外院扩招,女生着实不少,可是当时大家才从高考的战场下来,还带着高中生的土头土脸,加上演出服又不够华丽,所以就有男同学很不满意,“这是外语的姑娘伢,怎么一个个都这么勺咧?”搞得护旗队的女生们情绪低落,临场发挥欠佳。 也许武大给学生们留下了相对自由的发挥空间,不仅培养了科学家,文学家,也培养了许多美女。快毕业时,我把毕业留言册带回家,我哥随手拉起来翻一翻,前翻翻后翻翻,左翻翻又右翻翻,过了好一会才很不客气地对我说,“你怎么没有想到给你老哥介绍一个呢?都快毕业了,真是的!” 我这才恍然大悟,那些当年的勺货,在武大四年的磨砺之后,都已经晋升到美女级了。我连忙敷衍我哥,“别太激动了,都是朦胧照。”但是他仍坚持在我们离校的最后几个星期里到宿舍里探望我…… 去年我回国探亲,发现全国上下的女同胞都已经被称作美女了。跟中国的LV包一样泛滥得一塌糊涂。我们外院当年的那些女生们,可是正版哟。  

Share

READ MORE 

No Image

顶多二两

美国密歇根州.王虹  (医学院) 大学毕业后,我被分配到沙市市第一人民医院内科,同宿舍的吴医生毕业于武汉医学院。一天,我俩一起去集贸市场买西瓜,因都不会看那种长杆秤,为避免别人克扣斤两,我们商量好,要装作很懂的样子去看秤。来到瓜摊前,我们拍拍这个瓜,敲敲那个瓜(其实我们并不知道怎么选瓜),很快就挑了两个瓜。卖瓜人将瓜装进一个塑料网袋,用秤钩钩住,开始称瓜,我俩“老练地”看了看秤。称毕,卖瓜人说:“这塑料袋算半斤”。我俩一听,没等他说完,就异口同声的说:“不对,这塑料袋肯定没有半斤重!”卖瓜人一脸迷惑的看着我俩,问:“那你们说多少?”我和吴医生对望了一眼,说道:“顶多二两!”卖瓜人无语。付了钱,抱着瓜,我俩以胜利者的姿态离开了集贸市场。回到宿舍,坐在各自的床边,在四目相碰的一刹那,我俩同时大笑起来,边笑边说:“两个大傻瓜,哈哈哈!” 王虹: 湖北医学院87级研究生 原载于武汉大学校友论坛2009/02/03  

Share

READ MORE